Chia-Tyan Yang 楊佳恬

Pianist. Storyteller.

弟弟年紀的奧地利外交部長
酸恬苦辣

弟弟年紀的奧地利外交部長

我昨幾天晚上在臉書社團<台灣人在歐洲Taiwanese in Europe>裡po了一篇英文報導,介紹奧地利新上任不到一年的外交部長。實在是最近看到很多負面的政治新聞,想要跟大家分享比較正面的人物。放上了奧地利外交部長 第一次在聯合國受到國際矚目的發言。不料沒有幾個小時,這篇po文就被按了超過近七百多次的讚,也引起大家許多的回應,這篇英文報導也被超過五十次的分享。我就把我寫的介紹及跟大家的迴響問答整理了一下結集了這篇網誌。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4/09/27/us-un-assembly-austria-idUSKCN0HM0P220140927

最近看了很多負面的政治新聞想跟大家分享一個比較正面的人物>>

奧地利的外交部長 Sebastian Kurz,也是全世界唯一未滿三十歲的外交部長。幾年前,認識他時,就完全被他的政治家風範為之著迷。當時他才二十出頭,大學都沒有畢業就從政了。他的整 個團隊也都充滿理想及想為國家做事的青年才俊。他二十四歲就被卿點入閣,成為奧地利第一位專門處理Integration(外來移民如何融入當地社會)的 國務卿。(大家都知道歐洲因為外來移民這數十年來爆增,各個國家都潛在大小不一的問題。當時被輿論罵的半死,說,這麼嚴肅這麼重要的課題怎麼可以交給一個 沒有任何社會經驗,又大學都沒念完的小朋友來處理。當時他全部承擔下來了,他組織了一個強大的團隊,其中有一個計畫叫做“Zusammen.Österreich“(“一起。奧地利“),尋找定居在奧地利落地生根的外國人,到小學中學及高中進行演講。大約兩三年前,我被 他的團隊召喚,成為他的Integrationsbotschafterin親善大使 (義工啦~~我是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台灣人),在空閒時間與其他也是在奧地利生根的外國人,到各個外國孩子很多的學校去做演講,說我們的成長過程。去給孩子打氣。

Austrian Foreign Minister Sebastian Kurz addresses the 69th sess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at UN headquarters in New York, September 27, 2014. REUTERS/Ray Stubblebine

有時候,Sebastian Kurz時間只要允許,也會一起去演講。他的民眾魅力驚人,在說話時如何穩定人心,我就見識過好幾遍。我的工作是在文藝界,也在不同場合看到很多人都是來 看這個猴小子有什麼本事,提出很刁難的問題,然後被他的一一答辯所折服。他做很多的功課,團隊裡年紀大他好幾輪的也都甘願為他做事。他的努力,漸漸開花結 果。去年聖誕節他被任命為外交部長,當時未滿27歲。這幾個月來,他無比很積極的為這個才八百萬人口的小國家在國際舞台上開拓路線。他很會跟媒體打交道, 很有活力,人長的帥又謙虛,認真做事又不邀功,難怪會成為媒體寵兒。

十幾歲的孩子,想知道的事情很多,也對未來彷徨。孩子也會好奇我是如何面對受到種族歧視,我也會告訴他們我如何欺負 回去欺負我的人,常讓孩子笑聲不斷。但是,也有很多我回答不出的問題。我永遠不會忘記,一個十來歲的奧地利女孩噙著淚水跟我說,她最好的朋友是帶頭巾的穆 斯林回教徒,常常在街上被大人罷凌。或是有孩子問我,有人教他滾回非洲,但他是在這裡土生土長的奧地利,要如何滾回非洲?老實說,這種問題讓我無措,我只 能告訴他們,這個世界上,永遠有人會接受你,也有人不會接受你。在我生長的國家,來自東南亞的外勞或是皮膚較深的外國人常常被當做次等公民對待。你能做 的,就是不要讓自己變成那樣的人。我也見過在這裡長大的外國孩子,眼神裡充滿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歸屬於哪裡。在他們臉上,我看到年少的我。我成長的過程,沒 有受到很多的鼓勵,就是自己咬著牙撐過來。如果自己能夠藉由這樣的機會,可以給幾個卡在不同文化之間的孩子一點點的能量,就真的教我再開心不過了!

(是的,我也是弟弟的忠實粉絲!)

 

親善大使聚會前幾個月的一次親善大使聚會, 部長弟弟風塵僕僕從烏克蘭跟東歐高官周旋回來。他很積極在讓奧地利成為烏克蘭與俄羅斯通話的橋樑。事實上他也做到了(我真的懷疑他是不是天才)。可能好幾 天都沒有睡好,但是還是很有耐心跟我們大家閒話家常, 為我們打氣 (我們親善大使都是義工,所以他當然就要常常給我們們摸摸頭啦~~)他真的超帥的啦!!!! 嗚嗚整個模糊掉~~(幫我照相的女生一定是故意的啦!!)

奧地利提倡社會國際化也是這十幾年來比較落實,開始處理外來移民以及移民後代與本地人之間的摩擦,文化宗教差異等等。這是很嚴肅也很難處理的社會問題。雖然還是難免會遇到排外的人,但是大致上我覺得奧地利人很努力在面對這些課題。奧地利人的民族性真的很微妙,要知道,以前是歐洲的超大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 後,什麼都沒了,只剩下小不拉雞的國土。很多人到歐洲,常會覺得,怎麼那麼多國家建築物很類似呢?說來其中許多以前是奧地利的領土,多數都是奧地利王室任命蓋的。這麼小的奧地利,雖然認真,但在國際上沒什麼份量。1996年公投加入歐盟。那年我才十六歲,德文還不太行,聽著大人激烈的辯論都還搞不清楚狀 況。簡單說來就是歐盟就是想要一個大歐洲,大家同心協力。紙上是這樣沒錯,但是現實中卻難落實。我個人很喜歡現在沒有國界,幾乎用共同貨幣(雖然也覺得許 多美麗 的貨幣消失了,很可惜啦。像以前的馬克上有克拉拉舒曼的倩影欸)。但是也是有許多人是反對的。這是個人看法,我不多做探討。偏偏歐洲又這麼多國家這麼多語 言,也希望各個國家自己保持自己的特色。各個國家裡又有許多少數民族想著要獨立。如何在這個大統與各自獨立之間拿捏,歐盟看起來是走得戰戰兢兢。

在 歐盟裡,奧地利國小人口少,多少是有點自卑成分在的。就算在人文藝術上有很大的成就 (其實許多有名的德語演員或是作家都是奧地利人,但是German Actors 有德國或德語之意,就被誤認為德國人了。) 所以啦,當有一名這麼積極的外交部長出現,又受到國際媒體矚目,奧地利人當然是開心的。雖然他還是常常會被嫌啦,常常被批評長太帥XD。有這樣的人才在國際上為自己的國家打拼,受到國際媒體的正面報導,真好。我一個奧地利朋友跟我說,覺得身為奧地利人好驕傲。

2013年我入圍奧地利擁有外國血統的傑出婦女獎時,在頒獎典禮Sebastian Kurz當時以內政部國務卿的身分來參加,小我7歲的弟弟,看起來雖然年輕卻很穩重!(ps. 我當時並沒有得名啦,不過入圍決賽前三名喔~還是滿開心的!)

Save

Save

Save

Save

Save

Written by Chia-Tyan Yang in 2014/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