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a-Tyan Yang 楊佳恬

Pianist. Storyteller.

32 Posts for 酸恬苦辣 Category

在布拉格,聽見海角七號。
酸恬苦辣

在布拉格,聽見海角七號。

上個禮拜,我在布拉格初次與一對夫婦相見,眼睛笑的如美麗新月的她,誠摯地把一個黃色的小盒子交給我,先生站在旁邊靦腆的微笑。 這個盒子用粗繩綁著,原來是電影<海角七號>原聲帶的特別版,「這是當時請參與的大家一起簽名的,想說留念」妻子溫柔說明著,翻開給我看,這是導演這是誰這又是誰… 先生帶著微微害羞的表情,補充,「想說機會難得,所以就想說帶來給妳,我自己也在旁邊補了我自己的簽名」。 我接過拿在手上,突然視線一片模糊,在初次見面的人面前,我的眼淚就掉下了。 補上去的名字,是駱集益。 這個人創作了海角七號裡面那首又叫做<情書>的曲子。我個人卻鍾情另一個名字: 1945,因為這個數字,是世界近代史上的分水嶺,充滿了故事。 讓我深深感動的台灣電影 大約是十多年前,在網路上看到有一部電影被熱烈的討論著。 好奇之下,我找了預告片,一聽到海浪的聲音,心中的海浪也不停拍打著,這是屏東的聲音阿。 屏東的海,我的國境之南。 心裡就想著,我想要看這部片子。 我是一個屏東女兒,國一念了幾個月就跑到奧地利學音樂,長大以後也莫名其妙也在這裡定居紮根,奧地利的媒體多半稱呼我是<有台灣血統的新奧地利之女>,我也理所當然以這樣的定位看待自己,將奧地利視為我的家鄉,台灣,就是收在心底放著。 我還記得當時,過沒多久有機會返台,在西門町一家很傳統味的唱片行,被我找到了一片海角七號的DVD。 不看還好,看了整個人都是情緒高漲,海浪整個沖刷著我,整個人完全不知道被海浪捲到哪裡了。 很久沒有感受到的思鄉情緒,也被推上岸。 當時正是我在奧地利藝術大學畢業後沒幾年,在這裡的文化界咬牙努力往前走著,不知道多少次跌的灰頭土臉,別人不僅從你身上踩過去,還不忘轉過身,往你身上補再踢個幾腳。 這部電影女主角之一喊著: 我一個女生,離家那麼遠,工作又那麼辛苦,你為什麼要欺負我? 心裡覺得,她在為我吶喊阿! 電影導演在一個訪問裡面說,就是那股不甘心,讓他拍了這部電影。 那句話像是雷電一樣直接敲擊我的心。 是的,就是這三個字。不甘心。 三個字解釋一切。 海角七號的音樂 這部電影還有一個地方敲動我心中的一個角落,就是電影裡面風格渾然不同的音樂元素。 全片的配樂都讓我覺得恰到好處,各自其司的推動著劇情。 其中,就是特別傾心駱集益創作的這首1945。 當時我是一個奧地利十五人制室內樂團的創團團員,為了讓團員了解我的家鄉,我也曾經播放這部影片給大家看。我有事沒事我就抱怨都沒有一首曲子可以讓我好好展現鋼琴的獨特,我們的音樂總監倒是把我的碎碎念放在心中。 總監知道我非常喜歡這首曲子,有一天突然給我一個驚喜,說把它改編給我們樂團,所有的重頭戲都在鋼琴上。 我第一次排練的時候,竟然就哭了。雖然說我是一個情感豐沛的人,但是身為一個音樂人,我在做音樂時非常注重控制情感,絕對不會讓情感控制我。 弔詭的是,面對這首曲子,我怎麼樣都無法架構任何防衛模式。 每次排練我就是哭,我自己也不敢練,簡直就像魔咒一樣,彈不到幾個小節,眼淚就會直直掉。 所以這是我們團當時所有曲目中,唯一從來只走一次而完全不排練的曲子,因為通常彈到後面,我就是哭到近崩潰。 把海角七號的1945裝在行囊到不同國家演出,每次彈每次哭。 也曾經有那麼一位歐洲聽眾,在音樂會後來後臺找我,非常誠摯的拉住我的雙手說,她剛才聽到這首曲子,心中湧起了滿滿的悲傷,就哭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因為這首曲子哭成這樣,要說旋律線,我是學音樂的,什麼好聽的旋律我沒有聽過看過?! 要說曲子內容新穎,我自己也不是沒有見過世面,什麼樣的作曲家我都遇過,比這個更新穎的東西我都聽看過。 這首曲子,有什麼緊緊抓住了我。 也就是這個時候,我心裡萌起了想要見到做這首曲子的人的念頭。 我想要知道,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可以創作出一個讓我無法理智面對的曲子。 可惜的是,寫信到電影公司都是石沉大海 (我想他們天天都是一堆來信,可能就淹沒了吧)… 一年一年就這樣過去了。。。我是個很不會記名字的人,也漸漸忘了駱集益這個名字。也漸漸忘了這首曲子。 一年復一年。 去年,我先生的外婆在沉睡中,以九十六歲的高齡安詳的離開了。 她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早在十多年前初識時,她就認定這個來自東方的女孩子有一天會做她的孫媳婦,„我看到妳看我孫子的表情,我就完全放心了“,她後來這麼告訴我。 我是她認識的台灣女生,為了我,她跑去找台灣相關的書籍來看,電視上每次有台灣颱風或是國會打架的新聞,她比我還要緊張。 她去世時,我一滴眼淚都沒有掉下,當時覺得,能跟外婆有這麼多時間相處,太幸福太滿足了。 一直到她過世好幾個月,有一天我隨手播放了Youtube上的電影原聲帶中的1945來聽 (不過老實說,我覺得我彈的比較好哈哈XD),突然想到每次我們團演出海角七號,我在台上哭,她就在台下跟著哭。 演奏會後,會摟著我說,„娃娃在想家了“。 我聽著1945,第一次在她過世後,流下了眼淚。 與創作者的不經意邂逅 又過了一年。 […]

Written by Chia-Tyan Yang in 2017/07/23
Continue Reading
她,帶我踏進鋼琴世界。
酸恬苦辣

她,帶我踏進鋼琴世界。

三十多年前,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她是第一個牽著我的手,帶我踏進鋼琴世界的人。當時,沒有人料到,音樂有一天,會成為我人生最甜蜜也最苦澀的養分。成為我的一部分。密不可分。

Written by Chia-Tyan Yang in 2017/06/14
Continue Reading
2017奧地利國片影展
酸恬苦辣

2017奧地利國片影展

其實本來有點懶得來奧地利國片影展Diagonale. Festival des österreichischen Films 開幕,但是來了之後,聽到熱血的電影人致詞,電在場政治人物完全不留情,覺得好痛快也覺得無比敬佩他們。也再提醒自己,電影除了是休閒活動之外,更是挖掘社會現象、讓我們看到更大世界的重要媒介

Written by Chia-Tyan Yang in 2017/03/28
Continue Reading
楊佳恬 介紹
Press, 酸恬苦辣

楊佳恬 介紹

楊佳恬用西方眼睛看東方,用東方靈魂感受西方。用看漫畫以及小說的方式自學中文,在日常生活中,用自己小小的力量來拉近台灣與歐洲之間的距離。

Written by Chia-Tyan Yang in 2017/01/01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