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a-Tyan Yang 楊佳恬

Pianist. Storyteller.

Viele fühlen sich nirgendwo zugehörig, andere ganz im Gegenteil: „Ich habe mich immer doppelt gefühlt,“ sagt Chia-Tyan Yang, Steirerin und Taiwanesin. „Zwei Heimatländer zu haben, ist ein Privileg.“

Steirerin des Tages, Kleine Zeitung, 14. Juni 2013

天公顧憨人。

天公顧憨人。

2017/10/01

一直覺得這句話跟中文裡面的“傻人有傻福”,都帶著有麽點豁達的甜蜜。 在年紀不到現在一半,而體重是現在三分之二時,那還是電腦還需要好幾分鐘才喘吁吁的開機、成捲的錄音帶還有Walkman揹在身上(還要帶鉛筆回捲帶子)、笨重的手機只有打電話寫簡訊兩個功能的時代,沒有網路訂房沒有國際漫遊沒有四輪行李箱沒有衛星導航沒有股溝地圖沒有沒有沒有。

Beim Figaro in Slowenien

Beim Figaro in Slowenien

2017/09/01

Mit Händen, Füßen und Google-Translate erkläre ich ihr, dass ich einen Haarschnitt brauche, möglichst gut durchgestuft, schön gewaschen, gepflegt, gefönt, mit Glätteeisen und Hitzeschutz behandelt.…

在布拉格,聽見海角七號。

在布拉格,聽見海角七號。

2017/07/23

上個禮拜,我在布拉格初次與一對夫婦相見,眼睛笑的如美麗新月的她,誠摯地把一個黃色的小盒子交給我,先生站在旁邊靦腆的微笑。 這個盒子用粗繩綁著,原來是電影<海角七號>原聲帶的特別版,「這是當時請參與的大家一起簽名的,想說留念」妻子溫柔說明著,翻開給我看,這是導演這是誰這又是誰... 先生帶著微微害羞的表情,補充,「想說機會難得,所以就想說帶來給妳,我自己也在旁邊補了我自己的簽名」。 我接過拿在手上,突然視線一片模糊,在初次見面的人面前,我的眼淚就掉下了。 補上去的名字,是駱集益。這個人創作了海角七號裡面那首又叫做<情書>的曲子。

她,帶我踏進鋼琴世界。

她,帶我踏進鋼琴世界。

2017/06/14

三十多年前,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她是第一個牽著我的手,帶我踏進鋼琴世界的人。當時,沒有人料到,音樂有一天,會成為我人生最甜蜜也最苦澀的養分。成為我的一部分。密不可分。